赛场实况

素食主义者错了,人类根本就不适合吃素(转)(5)

作者:admin 来源:原创 时间:2020年07月11日 07:51:56浏览:

  从南方古猿到现代智人,我们的大脑变大了3倍。但大脑是个极其耗能的器官,虽然它只占成人体重的2%,但是却要占用16%基础代谢量。如果还是以植物为食,很难担负得起不断增大的大脑所需的热量。而担负得起,是允许进化的前提。

  肉类是更好的“燃料”,肉类热量密度更高。由于摄入的总重量更少,肉食也更好消化,在计算消化成本之后,吃肉的热量净收益就更高了。

  吃肉改造了我们的身体,来应对能量问题。大脑对热量需求强烈,而随着吃肉占据食物比例越来越多,消化能力负担降低,肠道长度相应减短就对冲了大脑增大带来的热量负担。

  

  从南方古猿到直立人祖先,我们的腹部缩小了。这样理解:如果把人类身体比作公司,当公司发现“肠道”部门不需要这么多人也能高效完成工作时,就砍掉了该部门的员工,把配额分给了“大脑”部门/ American Scientist

  时间和大脑又有什么关系呢?这里的关键是社交时间。灵长类大脑的大小是和群体规模息息相关的,大脑变大的主要原因,是为了处理群体内各种的勾心斗角。人越多,关系就越复杂,大脑就越大;群体规模越大,对社交时间的需求就越多,如果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打闹又互相和好,群体就会分裂。

  为了活下去,除了晚上睡觉,祖先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三个活动上:走路、吃饭和休息,剩下的时间才能分配给社交,这个社交时间在没有吃肉之前是多少呢?大概是5%,也就是每天只有半个小时(按赤道白天12小时计算)。

  高质量的肉食降低了寻找食物和消化食物的时间成本,这就留给了祖先们更多社交的时间,进一步为大脑进化提供了空间。也就是说,吃肉让祖先们终于有时间闲下来思考问题(主要还是人际关系问题)。

  

  一张描绘集体狩猎的撒哈拉岩画。为了获取肉类而进行的集体狩猎对早期人类的社交和协作很可能有推动作用/Wikimedia Commons

  肉类与人类还有着更多千丝万缕的关系,比如:集体捕猎可能提高了人类的协作能力;肉食分享可能塑造了人类公平的底层心理机制,所以公平成了我们理想社会的一个目标(我们在黑猩猩那里也观察到了分享肉食的行为);狩猎动物使得人类的肩部进化得更适合投掷,所以今天我们才能打棒球和篮球……

  所有的这些,可以让我们说出这样一句话:吃肉造就了人类。

  至于说当人用“兔兔这么可爱,你为什么要吃它”来对我进行灵魂拷问时,我只能说:“兔兔虽然很可爱,但是也很漂亮啊。”

(来源:原创   admin)  

1.365bet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网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365bet",不尊重原创的行为365bet或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365bet编辑修改或补充。

阅读延展